0371-6777 2727

任正非回答法媒提问:让人民脱贫的是社会主义

更新时间:2019-07-12

  任正非:这个故事很有趣,因为郑和下西洋和哥伦布下西洋目的不同。当时中国认为自己很强大,郑和带了很多礼品去拜访沿途各个国家,并不以商业扩张为目的。哥伦布下西洋,主要目的是寻找黄金、香料,追寻财富。郑和下西洋的目标不明确,没有驱动力,所以他走了一半就不走了。中国开放改革的目的是十分清晰的,繁荣祖国,融入世界。因此,开放改革不会半途而废的。哥伦布下西洋的目标很明确,他要找到财富,也确实找到了,因此有持续的推动力。从欧洲到亚洲的海洋上,沉没了350万艘船,经济全球化实际从数百年前就开始了。欧洲人因为带着寻找财富、扩大商业贸易的目标,所以把英文、法文、葡萄牙文、西班牙文都带到了全世界;把文化、哲学、工业化带到了全世界,希望当地人民的意识形态跟他们一样,所以很多传教士很虔诚地到世界各国去传教,所以基督教、天主教遍布全世界。

  我不仅是被欧洲商人的奋斗精神所感动,我在非洲原始森林和撒哈拉沙漠里看到小小的教堂时,也是无限崇拜。欧洲这么多传教士飘洋过海,那时飘洋过海的工具很简陋,是一种很小的船。他们到达非洲海岸时,也许活下来的人只有百分之几;他们向原始森林进发时,还会有更大的伤亡;等他到达一个小村庄,就住下来在那里修了一个小教堂,在那里布道。布道以后就永远回不去了,他们如果要重新走出原始森林到海边,穿过大海再回去,迎接他们的可能又是死亡。如果没有他们几百年的文化传播,非洲的语言(英语、法语、葡萄牙语)不能通用化,今天开发非洲都很难实现。当年欧洲去开发世界贸易市场的时候,去传教的时候,他们历经的艰辛比我们今天多多了。

  我曾到过中国一个很边缘的农村普洱,一个少数民族拉祜族的村庄。一两百年前,传教士把吉他带进了这个村庄,这就是对一个小村庄的文化影响,这是一个音乐的村庄。你们现在看到的视频是我今年4月份拍摄的,是传教士带来了文化普及,开发了落后地区。如果你们需要,我可以把这个视频送给你们。

  艾狄安热尔内勒:太好了。传教士把吉他带到这个地方,中国人把5G带到世界。

  任正非:那是下一步的事情。那时全世界的音乐家们可以同时演奏一首歌曲,因为时延非常小。

  6、纪尧姆格哈雷:华为是一个很神奇的企业,在很短时间发展这么快,有一个集体的、分散的权力体系。我想问一下,每天早上让您起床的动力是什么?

  任正非:睡不着了,想吃早餐。我们的权力结构是分层授权、中央监督的体系。让听得见“炮声”的人,有权力呼唤“炮火”,“炮火”的成本要核算的。

  7、艾狄安热尔内勒:现在西方人比较害怕中国,您说中国不是一个扩张的国家,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。您是否理解西方人讲到中国时的紧张态度呢?

  任正非:其实美国夸大这种地缘政治的影响。这种夸大式的宣传,再加上很多人没有来过中国,就会有误解。中国现在要像美国一样把军舰开到世界各国去的能力也不存在。我个人认为,中国建立的是防御体系,中国比较怕美国,不怕欧洲。

  任正非:因为美国想要称霸世界,欧洲是政治多元化,不具有侵略性。欧洲主要想做买卖赚钱,中国也想多买一些欧洲的奢侈品,中国欢迎欧洲来赚钱,不然还要飞到巴黎去买东西。中国不断对奢侈品减税,就是欢迎欧洲商品。而且中国和欧洲的经济是互补的,所以中国需要欧洲,欧洲也需要中国。如果用“一带一路”连接起来,欧洲的商品到中国来,中国的商品到欧洲去,车走到中途没有油了,中东、中亚就是能源基地,给我们经济加油。这样从欧洲、中东、中亚到远东就连成一个大的经济版块。如果中国与日本、韩国再形成自由贸易区,这个版块的经济总量就会比美国大很多。那么,美国称霸世界就有困难了,它就希望我们不要团结起来。

  8、纪尧姆格哈雷:您在昨天的会谈中说华为准备好跟其他的国家签“华为网络无后门、无间谍行为”协议,现在华为是否准备好跟法国签署这一协议?

  艾狄安热尔内勒:中国政府出台了《情报法》,要求企业配合国家的情报工作,这种情况下怎么与法国签订协议?

  任正非:那就试试吧。不只是我们与法国企业签,我们也推动中国政府与法国政府一起签。

  9、纪尧姆格哈雷:您或者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怎样?有些人认为华为是靠中国政府的帮助,才发展得这么迅速。

  任正非:我们在中国是受中国的法律管辖,依法向中国政府缴税,公司经营都是我们自己做主。我们没有一分钱的资本来自国家,我们的年报是KPMG审计的。现在你们看到的是2018年的年报。

  10、艾狄安热尔内勒:这是资本方面,如果中央政府要求把从路由器、网络设备上获取的信息交给他们,怎么拒绝呢?

  任正非:第一,我们要履行为客户负责任;第二,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要求过这样做。

  我们卖给客户的是一个裸设备,如同“自来水管”和“水龙头”一样,终端就像“水龙头”,连接设备就像“水管”。里面流“水”还是流“油”,是信息系统决定的,而且网络是控制在运营商手中,不是我们决定的,我们取不到数据。我们敢于承诺没有安装后门,希望你们去采访美国公司,让他们一样与法国政府签订协定。

  11、纪尧姆格哈雷:您曾经有没有因为一些商业的原因想要获得客户、用户的信息呢?

  任正非:石油对我们没有用,我们要的是汽油,汽油可以在加油站买到。客户原始信息对我们没有用,在网络上、社会上公开的信息对我们才是有价值的。

  12、纪尧姆格哈雷:华为成功的关键是什么?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  任正非:成功的关键是矢志不渝为客户创造价值,所以客户相信我们,今天面临这么恶劣的环境,客户还要买我们的5G香港挂牌开码,就能证明。美国政府是世界上最强大的,在这么严厉的打压下,客户还要买我们的东西,这就是我们这些年矢志不渝忠于客户、为客户创造价值而产生的影响。

  最担心的是什么?就是太成功了,员工惰怠了,不愿意到艰苦岗位,不愿意到艰苦地区去。现在特朗普把我们逼活了,他们转变了惰怠思想。

  任正非:我们有数千块电路板,电路板都要有操作系统。鸿蒙操作系统是一个面向确定时延系统的操作系统,实现系统端到端处理时延是精确到5毫秒,甚至更低的毫秒级乃至亚毫秒级,控制只有这么小时延,对物联网自动生产有用。比如无人驾驶,齿轮转过来时延是几毫秒,如果是不准确的,不然这个齿轮来了,那个齿轮还没有来,就咬合不上了。我们是为了万物互联、将来走向智能社会所做的一个操作系统。

  艾狄安热尔内勒:也就是说,如果鸿蒙操作系统发布之后,速度比安卓或者苹果的操作系统更快是吗?

  6月20日,美国全球鹰无人侦察机被伊朗击落,损失严重并颜面尽失。美国启动了对伊朗的军事行动,最终却取消了,理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