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71-6777 2727

杜衡:亲眼见证报纸的创刊

更新时间:2019-06-07

  一段历史的诉说,往往需要岁月的见证。合肥晚报亦是如此,那送墨传香的历史永远是其翻不厌倦的篇章。因为这里,有一群静观历史的见证者, 而杜衡老师便是其中一位。

  杜衡老师已经84岁高龄了。他依然神采奕奕精力充沛。对于合肥晚报来说,杜衡老人是一位重要的见证者,他见证了合肥晚报的成立、发展和壮大,见证了那些坎坷的岁月和光荣的历史。从合肥晚报创刊之日起,直到现在成为几十万份发行量的大报,杜衡老师总在默默地关注着合肥晚报,并为合肥晚报的发展奉献着自己的毕生。

  早年的杜衡,曾是一名印刷厂的工人,之后,杜衡就响应国家的号召,入伍参军。在部队服役6年后,1956年,退役的杜衡又重新被分到了合肥印刷厂当了一名排字工人。

  “那时可没有电脑等高科技之类的机器,报纸上的每一个字,都是事先做好的从大到小的铅字。文章成稿后,排字工人对着最后的定稿,按照字体要求,从排成几架的铅字库里找到所需要的铅字,再将它们排列在一起,才能印刷成一个个文字。”杜衡老人告诉记者,排字工的工作其实很辛苦,因为要到处寻找所需要的文字,工作的时候只能站着,爬上爬下地找字,并需要眼疾手快。如果有的字找不到,或者不够用了,还需要立刻现场铸字。别看一份仅有4个版的报纸,足足需要七八名排字工人。不过,有过几年排字工作经验的杜衡老师可是排字高手,一个小时可以排出2000多个字。

  作为合肥印刷厂的排字工人,杜衡后来被安排负责合肥晚报的排版印刷工作。每天晚上7点钟,杜衡就来到印刷厂工作,直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才能回家。杜衡最记忆犹新的是合肥晚报创刊的那一天——1957年4月1日,因为合肥晚报当时没有自己的印刷厂,所以选择由合肥印刷厂代印。

  “那个时候,报纸的名字还叫合肥日报,是市委机关报,只有4个版。”杜老师回忆道,在众多同仁的辛苦下,第一份合肥日报印刷出来,印刷厂的工人们捧着崭新的报纸,心情异常激动。“报纸印出来之后,用板车拉送到邮局,然后再由邮局分发合肥市各地。”

  从合肥日报创刊之日起,杜衡就成为了报社的一分子。后来,因为合肥印刷厂北迁,当时的合肥日报又改由另一家印刷厂代为印刷。而杜衡与另外三名排字工人,也一同调到新的单位继续负责合肥日报的排字工作。

  直到1958年7月,合肥晚报印刷厂成立,杜衡与同事们才免去了四处迁徙的生活,真正安定了下来。新成立的印刷厂在四牌楼,工作环境十分简陋。夏天,工人们忙得汗流浃背,但印刷车间里也仅仅只有一台大吊扇呼啦啦的送来一丝丝凉意。

  1961年6月1日,合肥日报改为了合肥晚报。1967年,晚报被迫停刊,1968年,又改成了新合肥报继续出刊,之后,还更名为合肥通讯、合肥报。

  “那个时候,报纸上是没有广告的,报社的收盈主要是靠印刷厂的代印业务。”合肥晚报印刷厂成立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迅速成长,代印业务量也大大加强。1971年,杜衡被调到印刷厂的业务科室担任负责人。“很多报纸都在合肥晚报印刷,代印的有安徽经济报、安徽青年报、巢湖报、勤工俭学报、安徽消防报等等。”杜老师笑着说。

  直到1980年,合肥晚报才正式复刊。“而到了80年代后期,印刷厂引进了许多现代化的先进设备,从此印刷工人告别了纸与笔、铅与火的时代,开始了新技术时代。”杜老师感慨道,“这个时候的报纸已经开始有了广告,也有了彩印,一个小时可以印上几万份报纸。”